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我和老婆的遭遇(柳州小夫妻遭遇生死考验)
我和老婆的遭遇(柳州小夫妻遭遇生死考验)

“分别多日后,我终于被医生批准到重症监护室看她。我的出现让她很开心,她望着我动了动嘴巴,却发不出声音。我努力分辨着她的嘴型,瞬间泪崩——她说‘好想你’。”

——胡智翔

妻子突发“怪病”

2019年6月22日,对常人来说并无特别,但柳州小伙胡智翔和他的妻子姚花,却在这一天经历了“生死浩劫”。在广东顺德做小食品推销工作的胡智翔,送完货物后匆匆赶回家中——妻子姚花身体不适,已经在家休息了一整天。姚花很倔强,不肯因为“小病痛”去医院,可胡智翔却发现妻子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。

“到了晚上8点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疲软了,没有力气下床,甚至无法小便!”胡智翔说。他将妻子送往医院,所有的化验结果都显示正常。可仅仅一个小时后,姚花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,她脸色骤变,惊声尖叫,那模样让在场的人都深感恐慌。

医生发现姚花的血压异常低,几乎无法自主呼吸,立即将她送入重症监护室。

“查不出原因,只能对症处理,给她用最大剂量的强心药,插上了有创的呼吸机来维持生命……当晚就要交5万元的住院费。”胡智翔说,他四处打电话求助亲友,才凑齐了这些钱。

那晚是胡智翔印象中人生最漫长的一晚。医生一次次地下病危通知书,几乎每隔一小时胡智翔就要签一次字。最严重的一次,姚花的呼吸完全停止,医生很直接地问他如何准备后事,遗体是送回老家还是在当地处理……他和岳父母都懵了,要求医生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姚花。

“她才27岁啊,我们才刚结婚两年,她是那么善良、孝顺……”胡智翔觉得这突如其来的一切,就像一场噩梦。命运残酷,却给他们留下一线生机——姚花终于抢救过来了。

此时的姚花已经全身瘫痪,只有眼睛能眨,她的头脑还很清醒,能够配合医生的提示眨眼闭眼。这也更加坚定了胡智翔要全力挽救妻子的决心。

“后来通过核磁共振查看到,她的延髓和小脑都病变了。”胡智翔说,延髓的主要机能是调节内脏活动,许多维持生命所必要的基本中枢,如呼吸、循环、消化等都集中在延髓,这些部位一旦受到损伤,常引起迅速死亡。

尽管医生抽取了姚花的脑脊液,送往一线城市的权威机构化验,却依旧找不出病因。当地医院无能为力,建议他们转到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救治。

被病魔催毁的幸福

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,胡智翔每天都守着姚花。他通过视频和姚花“见面”,用手机跟她“说话”,鼓励她坚强。后来,他偶尔能进入ICU 探视,就一遍一遍跟妻子回忆当年的美好往事。

他们相识于湖南长沙。2013年,胡智翔在中南大学当委培生,经同学介绍认识了姚花。初次见面,圆脸爱笑的姚花就吸引了胡智翔的目光。

姚花善良,很会照顾人,朋友们都亲切地称她为“花姑”。当时她在一家培训机构做招生工作,因为勤快耐心,做得很出色。她带着胡智翔和同学做兼职,帮他们赚些生活费。相处中,胡智翔爱上了姚花。

姚花是个很简单很容易满足的姑娘。她喜欢种多肉植物,有一次,胡智翔捡到一个小瓦罐送给她,她很开心,笑得眼睛都弯了。从此以后,胡智翔特别留意路边的坛坛罐罐,经常帮她捡回来,堆满了墙角。他没想到,就是这些“小破烂”帮了他的大忙,姚花渐渐对他产生好感,两人就这么走到一起。

他们都是没有背景的小人物,为了生活,需付出巨大的努力。大学毕业,胡智翔回柳州待业了一段时间,而姚花回到广东顺德,她父母在那边开了间小卖部维持生计。经济虽然拮据,但因为有爱,两人还是领证结婚了,婚后,胡智翔也来到顺德,和妻子一起推销小食品。

“她很孝顺,从前在长沙,赚了钱都寄给家中父母。她奶奶在老家没有退休金,她每个月都买生活用品寄过去……她还去长沙的残障儿童学校做义工……”每每回想起这些,胡智翔都忍住不一阵阵心酸,他想不通,姚花这么好的姑娘,为什么会怪病缠身?

医院仍然没能找出姚花的病因。医生把带摄像头的导管从姚花的大腿血管中放进去,发现她脖子处有一点出血。延髓正好在脖子附近,医生怀疑,是脖子的动静脉瘘导致姚花延髓受损。这样的损伤是不可逆的。

胡智翔悔恨万分,今年5月份,姚花就时不时觉得脖子疼,却一直拖着没去医院。那时胡智翔的母亲因为脑瘤在柳州做手术,他回柳州陪伴母亲,没时间督促妻子去做检查。后来姚花也来柳州,帮婆婆擦澡翻身、服侍大小便……

胡智翔说,姚花在中山的医院住了50天,花费了50多万元,岳父岳母把自己的养老钱都掏空了。虽然姚花的病情稍微有所好转,能张嘴,能轻微摇头,但脖子以下还是动弹不得。她还在重症监护室感染上了超级细菌——多重耐药鲍曼病毒。另外,姚花不仅肺部感染高烧不退,臀部的压疮也快烂到了骨头,必须马上做手术隔割腐肉。

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建议他们转回顺德中医医院做康复治疗,一来费用少些,二来避免再次感染其他超级细菌。

如有余生,不离不弃

“她住院至今,已经70多天了,花费75万元,我们算是倾家荡产了……”胡智翔说,因为他和姚花都没买社保,所有的费用都要自己负担。

“顺德的医院不让家属进ICU,只能在她被推出来做CT的时候见上一面,所有这一切对我来说,每次见面都非常珍贵……”胡智翔回忆他和姚花的上一次见面,还是在中山时,“我终于被医生批准到重症监护室看她。我的出现让她很开心,她望着我动了动嘴巴,却发不出声音。我努力分辨着她的嘴型,瞬间泪崩——她说‘好想你’”。

“还有一次,她没发烧,精神状态挺好的,她一看到我就微笑,嘟起嘴巴让我亲亲她……”那一刻,曾经那个热情乐观的姚花,仿佛又活蹦乱跳地回到胡智翔身边。

姚花的情绪时好时坏。9月6日中午,家里人忙着赚钱补贴医疗费,只有胡智翔一个人能抽空去探视她,和她通电话。

“可能是我没有控制好,一些悲观的情绪影响到她了,打完电话后她非常的消极,开始咬自己的舌头……护士及时发现,慌忙用手边的镊子去撬开她的牙齿,把两颗牙撬成了90度……”

值班医生打电话告诉胡智翔这个情况,他非常自责,他是姚花的精神支柱,即便再难过,他也得咬牙坚持,一刻都不能松懈。

9月9日,姚花被推出重症监护室做CT时,胡智翔发现她的手指能动了,他和岳父母都开心得不得了。胡智翔的是岳父连连感谢医生,他们又重新看到了希望。

“现在,花姑的自主呼吸仍然很微弱,可只要她还能呼吸,我就绝不放弃!”胡智翔说,只是他们双方家庭都无法负担沉重的医疗费用,岳父岳母年迈,岳父还刚做完心脏手术,他们为了姚花,仍在拼命赚钱,即便只是杯水车薪。

胡智翔每天也坚持送货,他还发起了轻松筹,希望大家能帮他从死神手里救回妻子,“即使余生她瘫痪在床也没有关系,只要能吃喝拉撒,能陪我说说话,我就满足了。我愿意照顾她一辈子”。

图片和视频均由受访者提供

绍兴上虞中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绍兴市上虞区百官街道新世纪花园凤鸣路237号营业房